笔趣教育 > 历史小说 > 从赘婿到女帝宠臣 > 第九百七十九章 夜酒

第九百七十九章 夜酒(1 / 1)

素幽子来了,她看到了周元静静站在前方,守护着跪在地上痛哭不已的李玉婠。

宋武来了,他看到了节帅静静站在那里,守护着那个女人。

士兵们都来了,他们已经解决了战斗,他们没有靠近,只是看着前方。

周元没有安慰,没有催促,只是看着跪在地上痛哭的圣母姐姐。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平静得可怕。

李玉婠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泪流满面,跪在地上,趴在地上,披头散发,像是已经绝望的疯子。

没有人安慰她,没有人劝说什么,只等她慢慢发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哭声才终于停止。

她缓缓回头看向周元,眼睛红肿,泪痕满脸,狼狈而憔悴。

她的声音无比沙哑、无比哽咽:“我们做错了什么?”

周元无法回答。

李玉婠指着小女孩,眼泪又绷不住了:“她!她做错了什么!”

周元依旧无法回答。

李玉婠哭泣道:“为什么?为什么啊?我想知道原因,真的,我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什么都没做错,他们只想活着,她只想长大…”

“为什么打仗要把他们算进来?”

她无助地看向周元,她甚至没有站起来,她只是跪在了周元身前,抱住了他的双腿。

她抬着头,颤声道:“我遇到不懂的事,总是问你,周元…你可以告诉我答案吗?”

周元没有说话,只是蹲下来,用衣袖轻轻擦拭着她的脸庞。

李玉婠无力地倒在他的怀里,面色苍白如纸,口中依旧喃喃念着:“为什么…为什么…”

周元把她抱了起来,缓步转身离去。

千军万马,给他们让开道路。

周元停下,没有回头,只是说了一句:“岛寇,一个不留。”

他沿着来时的街道,一步一步走了回去。

李玉婠环抱着他的脖子,无力地看着他,轻轻道:“你也不知道答案吗?”

周元道:“我知道。”

李玉婠道:“我也知道,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自古以来都是如此,这是客观规律,改变不了的。”

周元沉默了片刻,才道:“可以改变,只要我们足够强大,我们就能制定规律。”

李玉婠闻言,把头埋进他的胸口,默默流泪。

两人再无言语,一个顾着悲伤,一个顾着心痛。

周元背着她走出了城,来到了一处干净的地方。

这里没有血,这里只有雪。

李玉婠呢喃道:“以后还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吗?”

周元道:“会有的。”

李玉婠道:“以后可以不发生这种事吗?”

周元道:“可以。”

李玉婠小声道:“要怎么做?我愿意去努力。”

周元沉默了片刻,才道:“把过去的悲伤放下,朝前看,往未来看,从血泊中站起来,变成巨人。”

李玉婠挣脱了他的怀抱。

她站在雪地之中,脸上没有了平时的嬉笑。

月光照亮了她布满泪痕的脸。

她举起了手,向着天空,声音很认真:“我愿意为此而努力,为了他们能活着,为了她能长大。”

周元也站了起来。

他也举起了手,郑重道:“我愿意为此而努力,为了他们能活着,为了她能长大。”

他们的手,在星空的见证下,缓缓靠近,紧紧握在了一起。

李玉婠道:“汉城的百姓没有死绝,还有一部分人活着,他们惊恐绝望,他们在等我。”

她回头,朝着汉城的方向走去。

她沉声道:“我不能倒下,我要振作起来,我要把李氏王朝的旗帜举起,用最真诚的声音告诉他们,我要让他们活下去。”

周元跟上了她的脚步。

李玉婠却道:“让我自己去吧,这一次我想独自把这件事做好。”

周元点头道:“好。”

李玉婠走了,每一步跨出,都在雪地中留下深深的脚印。

这一场巨痛,让她成长了很多。

周元有些疲倦地坐在了雪地上,看着天上的星辰,不言不语。

一个炉子,稳稳放在了他的身前。

一壶酒,架在了炉子上。

火焰燃了起来,关陆拿了两个大碗,坐在了周元的面前。

周元缓缓道:“关陆,你当初参军,是为了什么呢?”

关陆笑道:“为了有口饭吃,家里太穷了,当兵管吃管住,还有军饷。”

周元道:“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到了薛总督帐下,和蒙古人较劲,想着怎么苟全性命,捞点银钱。”

说完话,他微微顿了顿,又道:“那时候想捞钱不难,边疆的百姓会把一切都掏给我们,他们害怕我们弃城逃命。”

“只是…那时候我已经不收钱了。”

周元道:“人是会变的。”

“是啊。”

关陆点头道:“没有人生来就是英雄,没有人生来就很伟大,刚入伍的新兵,谁会想着报效国家?无非是混口饭吃罢了。”

“慢慢的,看的东西多了,边关百姓的凄惨与淳朴,蒙古人的凶恶…环境在改变人,我们也慢慢变了,除了想混口饭吃,还想做点事了。”

“我们想贪钱的时候,机会不多,后来机会来了,却又不忍了。”

“我们想要报效国家了,想要保护百姓了,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英雄。”

他说到动情处,给自己倒了一碗热酒,一口干了。

周元道:“英雄就像钢铁一样,总是要经过千锤百炼,最终成型。”

“在云州的时候,你和章飞选择跟我,那时候是为什么?”

关陆笑道:“身份已经没了,意志还在,壮志难酬,就搭上了王爷的马车。”

“那时候想着,能做点事,立点功,混个不错的职位,家里就不至于为吃喝发愁了,自己也能有点面子。”

周元道:“后来变了?”

“变了。”

关陆叹了口气,道:“整顿神京,六大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让我发现我们在做的事,很让人自豪。”

“收复中原,王爷在开封府为阿旁宫那些惨死的女子伸冤,菜市场斩首的那一幕,让人动容。”

“每一件事的发生,都让我感觉到,我正走在一条充满光明的路上。”

“即使到处都是黑暗,我们也发着璀璨的光,这种自豪感,这种成就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所以即使我没有得到什么职位和荣耀,我也毫不在乎,我只觉得光荣,只恨不得把所有的力气和智慧都用在我们的事业上。”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一口干了。

他咧着嘴,嘿嘿笑道:“和老熊喝酒的时候,他说起了在水西时发生的一幕幕,说到了一个词,我一直铭记。”

周元道:“什么词?”

“解放。”

他的声音很平静,而周元却如遭雷击,身影猛震。

关陆道:“这是王爷在去水西的路上,给熊阔海他们说的,他们深深记住了。”

“我也记住了,想忘都忘不了。”

周元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直接干了。

烈辣入喉,浑身都热了起来,像是鲜血都在燃烧。

关陆道:“我不是那么有理想的人,但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这一步,而且越走越有力,越走越坚定。”

“王爷,我没有准确地语言来形容这种感受,但我相信你懂我。”

周元把两碗酒倒满。

关陆心领神会,与他一同端起了酒,酒碗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那像是灵魂在怒吼。

一饮而尽,关陆道:“那么,王爷呢?”

周元愣了一下。

他缓缓道:“当赘婿的时候,真的没想那么多,只想舒舒服服过好这一生。”

“但凝月遭遇逼婚,以及云州暴乱,让我发现,人还是要有自保之力才行。所以那时候,我想做点事,混到一定层次,再急流勇退,享受生活。”

“天不遂人愿,原浙江巡抚黄珩被刺,让我知道了天下局势的危机。”

“我不愿这里成为异族的猎场,我不愿活在一个乱世之中,所以深夜立志力挽天倾,拯救河山。”

关陆道:“于是我们跟着王爷北上了。”

周元道:“我们一路走来,力挽天倾的志向从未动摇,但第一次到香州的时候,我看到佛朗机人在香州烧杀抢掠,于是有了新的感受。”

“仅仅是力挽天倾是不够的,我们逐渐在落后于其他国家了,我们得崛起,得有自保之力,才能避免将来被入侵。”

“所以我封狼居胥,唤醒百姓的血性,我与陛下摊牌,要控制大晋的军事,为了未来,为了他们不捣乱。”

“所以才有后来的改土归流,才有面对佛朗机和东番岛的两次胜利。”

“所以我们才有今天的好局面。”

关陆给周元倒上一碗酒,道:“那么,这一次,王爷有新的感悟了吗?”

周元没有回答。

他一碗酒喝下肚,才低吼道:“不够!不够!不够!”

“急流勇退不够!力挽天倾不够!大晋崛起也不够!”

“要更强大!要做世界第一!要主宰时代!”

“唯有这样,我们不想看到的事,才不会发生。”

关陆道:“云州的暴乱,临安府的战乱,中原的凄惨,香州、蓟州、山海关、大同、神京以东、水西、四川、闽粤沿海、东番岛,以及此地汉城!惨案数之不尽!”

周元咬牙道:“这一切都不许再有!”

他又喝了一碗酒,低声道:“还有圣母姐姐,我从未见她如此悲痛,我不想再让她如此。”

他抬起头,红着眼睛看着关陆,大吼道:“没结束!关陆!我们还不值得骄傲!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关陆站了起来,退后几步。

他双手作揖,鞠躬而下,正色道:“属下愿与主公一同前进,虽九死而不悔矣!”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开元内卫 北宋末年的风流王爷 战国:我帮大秦一统天下 我真没想当反贼 无限历史之我要苟到最后 大明:求求你骂死朕吧! 明末:崇祯你先别登基容我诈个尸 铁马冰河潜入梦 匡扶汉室 秦国大混子,篡改扶苏老爹劝谏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