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炮轰巴黎(1 / 1)

和远东的那个古老大国分封百家诸侯同姓王最后闹得内战不同,在欧洲其实在一个家族内很少有这种一个王室家族内部起到战争的事情发生。

正因为欧洲王室的这种优良传统,所以才让威廉四世冒起了让自己的子女成为各个偏远国家的国王的想法。

威廉四世:「雅克如果长大后成为刚果国王的话,荷兰在非洲的领土几乎稳住了一半」

他不由的想到前世英国的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他现在正是打算利用自己的次子雅克王子来统治刚果、乌干达、卢旺达、赞比亚。

而肯尼亚女大公的玛丽,如果按计划的,可能会成为肯尼亚、坦桑尼亚及北莫桑比克等地盘的女王。

甚至威廉四世已经给想好了,后面再有新成员的话,再作分封,毕竟阿联酋以及即将到手的东阿曼可是一个块不小的地盘啊。

总之,未来他将会利用自己血脉来维持荷兰王室统治目前这些地盘的方法,来控制它们。

想到这,他不由的扶了扶已经有些被自己惊讶到的亚历山德拉。

笑道:「好了,快点躺回去吧,我还准备等你养好身体,再生一对龙凤胎呢?」

亚历山德拉顿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不过威廉四世并没有成功转移她的视线。

她担忧的道:「如果让几个孩子统治那些地方,会不会造成荷兰实力因为分裂而下降啊。还有,远东的地盘那么大,该由谁来继承?欧洲本土这里又怎么办?艾伯特如果继承这里,远东那边会不会也同样鞭长莫及呢?」

「谁说艾伯特会在这里?」

威廉四世不理会亚历山德拉的惊讶目光,「我准备把安娜成为本土的女王,艾伯特成为则是转移道澳大利亚大陆那边统治远东。」

「啊」亚历山德拉惊呼的道:「竟然是安娜?」

威廉四世未雨绸缪的想到:如果子嗣众多还好,如果不变情况下,他会在未来让安娜在本土就会用尼德兰王国的称号,荷兰总部转移到远东的澳大利亚大陆,这样组成一个荷兰联合王国,再加上其他没有王室统治的,或者也可以称为荷兰联邦成员国。

这总比前世英国最后的英-联-邦那种没有约束力和凝聚力的团体更加好吧。

或许有人知道后会认为威廉四世大题小做,但是只有他明白,如果现在不做准备的话,那么未来荷兰将会面临前世英法等国海外殖民地分崩离析,最后成为面子工程的组建一个个维护脸面的组织而已。

这对威廉四世来说绝对是不可接受的。

亚历山德拉经过刚才的惊讶后,顿时反应过来。

「既然陛下决定了,那就是这样实行吧,不过,许多事情,还是需要改善才行。比如说,那些非洲国家人口比例,将会形成未来雅克和玛丽统治的制约,不如」

威廉四世心神一震,目光落在有些狠绝的亚历山德拉身上,后者隐然无惧的道:「必须减少他们的人口比例,所以我建议陛下进行一些见不得光的清理土着的政策」

果然,这世间所有的母亲都一样,为了儿女可以不惜让自己从一个善良无比的女人变成一个可以出卖良心的狠人。

亚历山德拉也逃不出这一套规则。

不过威廉四世一想到亚历山德拉就是自己一直以来努力培养的「成果」,就不由的苦笑。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如果想要他们轻松些,那么养好身体最借着给他们生几个兄弟姐妹分担他们的担子就好了。」

威廉四世这话自然引来了亚历山德拉王后的白眼。

看着王宫随着飘雪的降落变得白茫茫一片,威廉四世不由心生感叹(),2月的欧洲,还是太冷了。

不只是威廉四世这么想,现在在荷兰南部的巴黎人,也是如此的感慨。

因为就在1870年2月14日,普鲁士竟然在派出外交使团前往各国,让各国迷惑的意味普鲁士准备进行谈判时,普鲁士竟然选择在这一天早上对巴黎发动进攻了。

普军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从兰斯和特鲁瓦两个方向压向法国的巴黎东部的拉瓦尔集团军和北方集团军。两个集团军军备普军主力部队所击败。由于兰斯的拿破仑三世带来8万多的军队投降,法国巴黎政府有五一组织防御,巴黎政府又在俾斯麦的故意引导下进行秘密停战谈判,因此巴黎在这时候因为天寒地冻饥困交加,于是巴黎人民在半个月不到又再次1870年2月15日再次举行起义,但又再次遭到镇压。

1870年2月16日,卢瓦尔集团军发起反进攻,1870年跟普军第一军团在巴黎北部的克雷尹进行会战,巴黎政府的卢瓦尔集团军击溃了普鲁士第一军团,守住了克雷尹的同时,还反攻占领了克雷尹以北的努瓦永,但是2月18日,遭到普鲁士第一军团的反击,被批退出努瓦永,再次回到克雷尹防守。巴黎这个北大门。

1870年2月19日,法国巴黎东部的东方集团军在兰斯西部的法军前线阵地苏瓦松附近失利,东方集团军在普军控制的沙隆西部的塞扎纳也同样遭到失败,巴黎政府战事每况愈下,处境艰辛危险。

这时候,所有泛普鲁士的周边国家才反应过来,但是为时已晚,因为,1870年2月中旬以后,竟然下去了大暴雪。以至于各国的调兵遣将出现了停滞。

所以巴黎这时候面临「友邦」想助都难的境地。

1870年2月25日,普鲁士第二军团在占领了塞扎纳之后,直捣黄龙来到巴黎的东部,同日。普鲁士使用了502门重炮对巴黎实施了轰击,顿时巴黎陷入了炮火之中。

或许是受到南部的塞扎纳失守的影响,北部的克雷尹也在1870年2月27日失守了。于是普鲁士第一军团也直接派兵抵达了巴黎的北端。

也架起超过300门重炮进行轰击。巴黎顿时四面中东、北两面陷入了普军的炮轰中。

当威廉四世知道巴黎陷入的困境时,他只是摇头苦笑道:「巴黎,看来还是需要被俾斯麦占领一阵才行啊」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开元内卫 北宋末年的风流王爷 战国:我帮大秦一统天下 我真没想当反贼 无限历史之我要苟到最后 大明:求求你骂死朕吧! 明末:崇祯你先别登基容我诈个尸 铁马冰河潜入梦 匡扶汉室 秦国大混子,篡改扶苏老爹劝谏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