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教育 > 历史小说 > 穿成灶户考科举 > 第29章 府试头场

第29章 府试头场(1 / 1)

府试头场的第一道题便是《四书》题,府试试题和县试考试标准基本上一样,重点考察的是考生的天分和文字驾驭能力,一般出的都是小题,一两个字,或者一两句,或者半句。

第一道题是“君子务本。”出自孔子与其弟子的言谈《论语·学而》,“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这是学习《论语》这本书必写的文章。

不少考生拿到考题面露喜意,开始研磨,着手在稿纸写,凌霄并没有着急下笔,而是在想,这样一道题,考官究竟想要考他们哪些方面,基本功吗?能进来参加府试的不能收基本功都扎实,但是十分之三的基本功是可以的。

基本功只是作为考量的一方面,如何不人云亦云,展示出考生的立本之心,在这么多考生中脱颖而出,需要凌霄好好思考,凌霄将手中的稿纸四角展平,手指在上面来回摩擦。

“道”是什么,天下有大道,是符合社会和自然发展的规律,人的心中也有“道”,是一个人行事的指导思想和原则。君子务本,君子应行本分之事,而道之所成,天地正道自然通畅。

君子本分之事无外乎对上、对下,“对上以敬,对下以慈。”而在这同时能够常怀为民之心,为民办实事。凌霄又思考一番,待没有补充,便开始在稿纸上心无旁骛作答。

时间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第二道题出了,仍然是一道经义题,不过这道题要比第一道题难上许多,凌霄费了很长时间,才动手写第二道题。

第三题,也就是最后一道题,考的是五言六韵试贴诗,赋得“鱼戏莲叶西”得“鱼”字五言六韵,中规中矩,此次府试头场考试可能只有第二道题能够拉开差距了。

因此,凌霄在正式巻写第二道题的时候,从头到尾又看了一下,直到感觉没有纰漏还开始下笔,待全部巻写完成后,凌霄抬头看了一下四周的考生,大多都在奋笔疾书,只有少部分考生将试卷交给考官后,提着书篮离开。

凌霄将砚台和毛笔装进书篮,又看了一眼试卷,便将他交给守在他们这里的考官,提着书篮,走向贡院当时收他们身的地方,在仪门内等待。

等凌霄到达的时候,看见了煜熠,停了一会儿,梁冀也出来了,几个人见面打了声招呼,顾不上寒暄,一人找了一处墙壁靠在那里休息,从昨天晚上到今天考试了一天,大家都觉得有点累了。

这要是连续考三天那体质不好的人,肯定会生病,铁打的人也受不了,不过幸好明朝乡试没有清朝那么变态,明朝乡试也是考一天的,中间休息三天,等发案后再考第二场。

待五十人满,衙役便开门放他们出去了,门口挤满了人,看见有人出来之后,众人的目光扫视他们一圈,看有没有认识的人。由于董先生年龄大了,凌霄他们不放心,便让董先生在客栈等他们。

“你看刚才第一个出来的是不是益都县的赵谦。”

“他们是第一批出来的人吧。”

“你看,他们中间有几个人好小,还没有及冠吧。”

“我怎么没有看见我儿子。”

......

待凌霄他们一出来,周围就像有蚊子一样,“嗡、嗡、嗡”,声音嘈杂,不过大家都不敢大声说话。

“梁冀,这里。”有人喊梁冀,不过是个生面孔,凌霄并不认识,梁冀给他们打了声招呼后,便先回去了。

凌霄抬眼望去都是人,正准备和煜熠穿过人群,就听见“少爷,这里。”原来小唐已经看见他们了,小唐挤过人群,来到煜熠身边,帮煜熠提起书篮,“少爷,轿子在那边,小唐带你过去。”

煜熠看向凌霄,目光在问凌霄要不要走,凌霄摆摆手,“我在这里等凌谷他们,煜熠兄,你先回去休息吧。”

待煜熠走了之后,凌霄就在贡院对面,找了一个地方坐下,这是凌霄他们之间约定等待的地方,谁先考试出来就在这个地方等大家,然后一块儿回去。

就在离凌霄不远处的地方有几个小推车在卖吃食,这要是卖的凌霄家的卤味该多好,凌霄能够立马配上书篮的饼,开启他的晚餐模式,这里买的不过是一些糕点、糖葫芦这些东西,实在是让人提不起来胃口,能够有卖包子的也是可以的。

凌霄大概休息了一刻钟的时间,便听见后面有人喊:“又有人出来了。”听到之后,凌赶紧霄站起来,看看是不是知衡出来了,凌霄尽力垫起脚看,除了人头之外还是人头,从贡院出来的考生,凌霄一个也看不见。

凌霄果断放弃了,站在那里老老实实的等知衡出来,不过知衡也应该快出来了。果然,知衡提着书篮向凌霄走过来,不过知衡衣服上都是泥土,如果这不是在贡院的话,凌霄真以为知衡是去地里面干活了。

“知衡,你这是怎么回事?”凌霄看见知衡这样很是担心。

“没事,就是分到的那个考棚有点脏,估计是没有人打扫,坐的地方有一层厚灰,桌子挺好,灰比较薄。”知衡将书篮放下,凌霄帮他拍了拍身后的灰,看知衡状态很好,心也就放下来了。

“不过幸好我们都没有分到臭号。”凌霄感慨道。

“是啊,所以我这也算是幸运的。”相对比之下,脏点不算什么。

“你饿不饿,我这里还有饼,要不要吃点?”凌霄问道。

“饿是有点饿了,不过饼是不想吃了,早上吃的饼太干了,到现在想想都噎的难受。”

凌霄也不想在干吃饼了,可考试饼是最佳选择,希望回去之后,能够让姐姐将这个饼给改良一下,稍微弄酥点,但也不用太油,太油凉了吃容易跑肚。

凌谷和小牛出来的时间比较靠后,两个人出来之后也是没精打采,这就是来自科举考试的折磨,府试这还是小考试,等到乡试、会试的时候估计会更难。

凌霄他们回到客栈,董先生已经在大堂里等他们了,赶紧让他们先坐下,并让小二上茶,准备晚饭,这顿晚饭他们要了几个菜,其中一个就是清蒸鲈鱼,是这个客栈的一绝。

董先生没有急的问他们考的怎么样,只是说他们考试辛苦了,一会儿要多吃点。凌霄他们喝过水之后,都缓过来劲了,只不过是还有点累,不少考生也都三三两两的回到客栈里。

“客官,您要的蒸槐花来了。”小二端着一盘蒸槐花给他们放在桌子上,槐花伴着面粉,蒸的干松疏散,上面浇上特调的酱汁,夹上一筷子放进嘴里,还有槐花特有的香味和甘甜。

董先生让他们动筷子,知衡先夹了一块儿给董先生吃,董先生敲了敲知衡的碗,“知衡赶紧吃,不然一会儿可都让凌谷他们吃了。”董先生晚上吃的比较少。

董先生让他们开吃后,凌谷就不客气了,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好吃的眼睛都眯上了,“董先生,我们明天还想这样的蒸槐花,真好吃。”能够在考完试吃上这样一顿饭,也不枉考试时候受的罪。

董先生笑笑没有反驳,只是对凌谷说道:“好吃的还在后面。”

“呜呜,太幸福了。”小牛嘴里也塞满了蒸槐花,“这比我们之前吃的槐花好吃多了。”知衡虽然没有说话,但夹蒸槐花的速度不减,这槐花的甘甜正好也合他的胃口。

凌谷当然也不是那种客气的人,四个人在桌子上埋头苦吃,第二道菜还没有上来,这个菜他们已经吃完了,几个人开始眼巴巴的等第二道菜。

凌霄以为只有他们这一桌是这样的情况,往大堂里一看,往日聚在一起说个不停的考生,此时都在大快朵颐,还有人叫了小酒在喝。

“客官,你的第二道菜来了。”第二道菜是菠菜凉拌豆腐,时令蔬菜配上嫩豆腐,吃起来清淡爽口,绝对是一道凉菜中的绝佳菜品。

第三道是一个红烧鸡块,小二刚端上来,凌霄几个人就盯上了,满满一个大瓷碗,里面全部装的是鸡块,周围加上青椒、红椒的点缀,看起来美味极了。

00001.尽管凌霄几个人都有点迫不及待,不过还是等董先生先动筷子,董先生吃过之后,凌霄四个人才开始下筷子。夹一块放进嘴里,咬上一口,肉质鲜嫩却有嚼头,酱汁入味,越吃越让人停不下来。

董先生让他们慢点吃,一会儿还有清蒸鲈鱼和菠菜鸡蛋饼,“清蒸鲈鱼”一上来,就将凌霄他们的目光吸引住了,鲈鱼大概长三十多厘米,延长而侧扁。

上面撒有葱丝、姜丝、青红辣椒丝,还有特别调制的酱料,吃进嘴里一口,肉质鲜嫩,汤汁中有豆豉的香,吃进去每一口都是享受,凌霄想,回去之后可以告诉姐姐,说不定做的比饭店的还要好吃。

等凌霄他们吃过晚饭,天色已晚,一个一个撑着肚子回到房间了,点上蜡烛,将书篮的东西收拾好之后,凌霄四个人就围在桌子旁边,董先生到院子里去消食去了。

刚考完一场,四个人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可这还不到四个人的睡觉时间,凌霄就拿出几张纸给凌谷几个,“来吧,我们趁热打铁,把今天考试内容写下来,明天就不用写了。”

“啊,凌霄,你是不是个周扒皮啊,刚考完就要写吗?”凌谷一头栽在桌子上,“周扒皮”这个词还是凌谷偶尔听见凌霄说过,在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后,每当他们四个人遇到这样的情况,自然而然就开始说出“周扒皮”。

知衡已经开始行动起来,“还不快些,不要一会儿我们大家写完了,你还在写。”凌霄催促凌谷赶紧起来写。

凌谷沉重的抬起自己的头,长叹了一口气,“我是看明白你们三个人,一个个都不知道累,小牛你倒戈了,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凌谷捂着自己的胸口,质问小牛。

小牛苦哈哈的说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们两个拒绝不了啊。”“那我们也要反抗啊,不能被他俩压着啊。”凌谷表示强烈抗议,凌霄在旁边递给他一根毛笔,凌谷自认而然接了过去,开始在纸上写起题来。

小牛愕然,知衡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小牛想摇着凌谷的肩膀问问他,说好的反抗呢。凌霄又给小牛递了一根毛笔,“开始写吧。”小牛“哦”了一声,低头开始写了起来。

小牛胳膊顶了顶凌谷,凌谷也回顶了一下,凌霄“咳”了一声,两个人老实下来,开始写起来,刚考完事,四个人对作答内容还记得比较牢,不到一个时辰就写完了。

董先生已经回房间休息了,凌霄他们洗漱过之后,也早早躺下,本来凌霄以为会睡不着,谁知道一躺下,就睡熟了。

第二天早上,凌霄将他们作答的内容给董先生看了看,董先生看了四个人的作答之后,点点头,就让他们出去好好准备第二场考试了。“你说,董先生是什么意思?”凌谷有点弄不明白了,心里有点激动是不是他们答的都还可以,不过又不敢确定。

凌霄拍了拍凌谷的肩膀,点了点头,就去大堂了吃饭了,知衡路过凌谷身边,也拍了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就随着凌霄的脚步向大堂走去。

“唉,不是,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啊?”凌谷跟着他们向大堂走去,小牛在他旁边对着凌谷说:“是不是我们考的还可以啊。”小牛也不敢确实是不是这个意思。

“不行,气死我了,这两个怎么这样。”凌谷向小牛吐槽两人没有一点同窗情怀,竟逗着他们玩。

等坐到大堂里,凌谷看向知衡,一脸郑重的对他说:“知衡,你知道吗?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知衡了。”

知衡拿着茶壶给凌谷倒了一碗茶水,“哦,怎么说?”

“你现在学会欺负人了。”

听到凌谷控诉知衡的话,凌霄想笑,一不小心就被嘴里的茶给呛到了,咳的不能自已,知衡也哈哈大笑起来。

这几年知衡成长了不少,虽然还是不怎么喜欢说话,但笑容多了,会和凌霄他们一起闹,一起玩,一起哈哈大笑。

“让你竟欺负人,看吧,这就是欺负的人下场。”凌谷嘴里虽然这么说,不过也是赶紧过来给凌霄拍背,待凌霄咳嗽停了下来,就听小牛接着说。

“你才知道,现在的知衡已经不是原来的知衡了,现在的知衡是个黑芝麻馅的知衡。”小牛一脸同情的看着凌谷。

四个听到之后对视而笑这几年不论是知衡、小牛,还是凌谷大家都成长了,不论怎样,大家都朝着好的一方面发展,至于他们的考试结果,一切尽在不言中。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本世子拥兵80万,自重又如何? 狼牙兵王 赘婿 上辈子,下辈子 大唐:圣太子,龙御天下 穿越异世当地主 从西周建立千年世家 大隋:我,杨广,又苟又稳 皇后娘娘别乱来,您是陛下的女人啊! 这太子,不做也罢!